记,离乡那天

来源:原创 作者:月是故乡明 2018-12-09 浏览量:   条评论

 

 

 

     2018年11月13日,早晨从朦胧的睡梦中醒来,端坐与窗前,窗外一片晨光景象,那许久不见的电线杆子上的麻雀今天突然出现了,摆过头注视着昨夜整理好的行李箱,依稀听着客厅里父母急快的脚步声,是的,今天是我即将出发去工作的日子了。就在几个月前,我参加了自治区选调优秀大学毕业生的考试,顺利从5400多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内蒙古选调生中的一员,我知道我只不过是全国20余万选调生其中一个很不起眼的人儿,可是对于我个人来说,选调生这条路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之一。

     在母亲的督促声中,我从呆漾的眼神中逃离出来,像往常一样,慵懒的开始晨间“劳作”,母亲的叨唠比往常多了些,平常不甚爱说话的父亲也开始多了几句安顿。提溜着大包小包,我踏上了前往鄂托克旗的路。去火车站的这条路并没有比往常远,可今天仿佛许久都未到,我甚至能注意到路边行人脸上的匆忙,和比平常多了数倍的街边小贩。

     舟车远顿,在康巴什停留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和两个同行的伙伴结伴踏上陌生的道路。一路上,我被路边广袤的平原吸引着,这里的地貌和家那边的有很大区别,一路上都是秋天状的草场,光秃秃的,稀稀落落的羊群偶尔也会蹦进我的视线。在行驶了两个多小时后,一个突兀的雕塑矗立在不远的前方,司机师傅说前面就进了乌兰镇了,车上的两个小伙伴顿时就炸了锅“这就是乌兰镇么,也挺不错的。看,还有楼房”。在来之前一群人还在微信群里讨论,这地方是不是个穷乡僻壤,结果“大失所望”。中午,与同学相约在路边小店吃了离开家乡的第一餐后,一行10人便开始陆陆续续相聚在旗政府办公大楼。组织部赵部长组织着大家进行了一个简短的会面,在这里见到了未来不知会共事多久的领导,也默默在心里和同为游子的大家告了个别。

     乌兰镇,鄂托克旗的城关镇,我便被分配到这里,我努力熟悉着周边这将陪伴我许久的景象,好像已经忘却已经拿了一路的行李箱的右手仍在隐隐发酸。顿时想起李清照的词“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还未离家几何,却心中已有些许惦念,或许家那边的父母和兄长也是如此吧。旗政府和镇政府相聚并未无多远,未有再多一点的念想,便已到了。初见这里的人们,并未涌上多少陌生的感觉,但周遭人们好奇的眼光徐徐照来,我把它当作是一种欢迎的礼节。简单打扫了下宿舍,归置了行李,便匆匆出门。和一起来都斯河畔鄂城的小伙伴们再端起酒盏叙上一叙,不觉月便明了。原来这鄂城的第一晚,也饶和往常并无他样。我蜷起身子,提起被子一角,捂盖在头上,入了梦乡!

编辑:轩雕文

《选调生》杂志|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选调生广场| 投稿本网| 意见反馈| 网站声明| 网站地图
ICP备案编号:陕ICP备18010118号 | 选调生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9 cnxd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选调生网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党建先锋网
  • 中国青年网
  • 选村品
  • 选调生网
  • 陕西法制网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