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调生网
  选调生网开发选调轩导购小程序  • 不忘基层梦想 不负韶华青春  • 广东省2019年选调生招录, 云浮期待有您!  • 青海省泽库县四举措促选调生“长成材”  • 2018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选调生拟选调人选公示  • 2017:难忘选调生们的这一年  • 天泰寺街街道党工委 纪念建党97周年系列活动专题报告     
中央遴选优秀选调生 选调生与村官衔接 选调生标志入选面试题 《选调生》杂志创刊 2017选调生十大新闻 2016选调生十大新闻 2015选调生十大新闻 2014选调生十大新闻
   
首个选调生微信开通 选调生网网友口碑 我是怎样考上选调生的 选调生网两周年专题 《选调生》登国家好书榜 《选调生》在线订购 《选调生》在线读刊 赞助网站虚位以待
《决策》报道选调生网 | 国家级媒体刊发《为您讲述选调生网的故事》 | 选调生网出版《青春在基层绽放 全国青年选调生作品选编》 | 选调生网出版《青春因选调而美丽 全国选调生理论与实践文集》



母亲





来源:原创 作者:伍齐羽 2015-04-08 15:40 浏览量: 打印本页 条评论


  很久不回家一次,母亲很是挂念,前两天打来电话说家里准备杀年猪了,问我能否抽空回家“帮忙”。时至岁末,单位事情比较繁杂,虽有些许犹豫,但经过痛苦的挣扎后,我还是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回家。

  到家时,夜幕已悄然降临,猪已杀完,晚饭也已吃毕。母亲拖着残缺的腿,在我坐下休息的时候给我热了留着等我的饭菜。看到满桌的菜,目不暇接的同时,心里也有点酸酸的,但我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卖力地吃了三碗。母亲时不时过来问我菜够不够,热不热。饭后,母亲刚想起身收拾碗筷,我就把她按回凳子上,接着把家里所有的碗筷都收拾一通,洗了过遍。表妹时常告诉我,母亲经常和她说,每次我回家她都会感到无比的轻松和高兴。

  对母亲,我心中充满了些许愧疚。大学毕业,本来签了份外省工作,但因二老身体都不好,应家人要求,我回到家乡工作。后来发现,距离只不过是心灵的感觉罢了,纵使我回到家乡,终究还是敌不过弥天而来的工作量,即便工作稍微疏松,也很难回家。现在想想,其实省内省外都一样,很多距离是心里的,很多距离是现实的,家乡工作只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罢了,其效果都一样。

  母亲腿脚不便,是我回家工作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是我临近毕业的时候,由于哥哥在市里举办婚礼,我请了半个月事假回家帮忙张罗一切,婚后,由于家里农活太忙,便回家帮家里干了几天活。返校前一天,临近黄昏,悬挂在天边的圆月已隐然可见(父母每次干活都到这个时候),忙完山上的农活,母亲在地里收拾农具,我和表妹去山的另外一头割垫圈草,就在我刚把草捆在马鞍上准备回家的时候,听到母亲带着哽咽的声音呼喊我的乳名(这种呼喊是很少见的),我第一反应就是母亲出事儿了。来不及多想,火箭一般直奔母亲方向。穿过茂密的玉米林,只听见锋利(玉米叶边如锯齿)的玉米叶从我耳畔呼啸疾驰的呼呼声,不知道奔跑了多久,母亲出现在我眼前,她瘫坐在地,眼泪豆子般一个一个从两腮滑下。“儿呀,可能我的腿摔断了!”母亲疼得说话的声音微乎其微,我几乎无法听清。“妈,没事儿,估计是扭伤了,别吓自己!”我也有不详预感,但为了抚慰母亲,我不得不这样说。表妹收拾农具,我背上母亲就往家赶。路上我边走边安慰母亲,因为我知道,如果母亲的腿断了,那将会意味着什么。家里农活堆到头顶,父亲也已年迈体衰,地理很多庄稼还没收,那是一年的血汗啊!

  以前我常常想,在母亲的眼里我永远只是个小孩,依附着她和父亲,永远长不大,而那天发生的一切让我突然意识到,我错了!我已经长大,而父母却慢慢变老,变得弱不禁风,有时真的即便是一阵风,也会把他们吹倒。最后我得出结论:父母老了,亟需子女照顾。

  第二天,我带母亲上医院,意料之中,骨折!那一刻母亲脸色发白,眼框里包满了湿漉漉的泪水,也许是她自己也有不详预感,还是努力制止住了,没有流出眼眶。

  由于学校催促,母亲住院后的第二天,我便咬牙返校了。父亲张罗家里,表妹在医院照顾母亲。

  返校后,母亲也许是因为在医院没事闷得慌的缘故,每天都要给我打好几次电话,有时我上课都会打来。

  一个月后,母亲出院了,常在电话中和我说,腿脚无法着地,手也很难抬起,诸多不便,胸口堵得慌。我知道,母亲是劳苦命,习惯了在田间地理奔波,一旦闲下来,肯定及不习惯。后到医院复查时医生又说母亲又患上了肩周炎和腰椎间盘脱出。

  大四,每个人都在为工作忙碌和奔波。我找工作相对比较顺利,9月中旬就签了一家私企,后因父母都说私企不稳定,为了免除他们的顾虑,我又签了一家航空公司,待遇也不错。临近毕业,父亲打来电话和我商量,他和母亲身体欠安,看看能否回家工作,哥哥也告诉我父母年迈需要照顾,能回家就尽力回家。我也因终究对父母放心不下,开始备战各种考试,毕业酒会前几天,接到省内相关部门通知,考试份数上线。最后毅然打起背包,回到了家乡!

  而今,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父亲和母亲,这次回家临走时心中五味杂陈。母亲站在门口的台阶上,两手驻着拐杖,弯着腰,单脚独立,另外一只脚弯曲悬空,目不转睛看着我离开的背影,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母亲伫立目送的身影,残叶败枝铺满的院子,再加上她身后严冬中衰落的梨树,瞬间定格,如一幅寒冬老人送别图,让我坐上车后心情很久都难以平静下来。


     ① 如果你未注册选调生网,想咨询或深入了解  请加:选调生网cnxds.com交流QQ群  163682182 选调生网cnxds.com交流群
     ② 如果你已注册选调生网,想与更多会员交流  请加:选调生网实名制会员千人QQ群 240338586 选调生网实名制会员群
     ③ 如果你是在职选调生,想与全国选调生交流  请加:全国选调生实名制两千人QQ群 452067051 全国选调生实名制群①
     ④ 如果你备考选调生,想与全国考生经验交流  请加:全国2018选调生考试交流QQ群 529322066 2018选调生考试交流
     ⑤ 如果你愿参与“选村品”农村电商扶贫项目  请加:全国特产直供中心会员QQ群 453717846 全国特产直供中心会员
     

    TAG 关键字:母亲;挂念;工作     责任编辑:轩雕文          


    上一篇:十年的合唱
    下一篇:兄、弟
      >相关文章

    轨 迹

         爷爷年轻的时候,家里特别穷,但是爷爷能吃苦,会手艺,拉着架子车周边百里内的集市他说走就走。...[详情]

    免责声明:
        凡选调生网所载文/图等稿件,本网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按照国家法律要求严格审核用户评论,拒绝地区歧视,本站审核的评论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或观点。
        用户因发布的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授权转载、摘编本网站发布的原创内容引发的版权、署名权争议,由擅自转载或摘编人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如果选调生网发布或涉及的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本网站详细声明及联系方式见底部“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更多» 选调生文集

    • 选调生网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党建先锋网
    • 中国青年网
    • 选村品
    • 选调生网
    • 陕西法制网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