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范在传——追记济南市市政公用事业局原党委书记、局长刘在传(1983山东选调生)

来源:盘龙村人 作者:盘龙村人 2014-07-20 浏览量:   条评论

2006年06月28日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原文地址]
 
  济南日报记者张云强牟明善

  本报记者赵治国

  这个夏天。历城区烈士山。
 
  一个月前的今天,一位党的好干部走完了他48年的人生之旅,最终在这里长眠。

  墓碑前,团员青年献上鲜花,寄托两万市政公用干部职工对这位“平民局长”绵绵的哀思;

  墓碑前,我们肃然伫立,表达百万济南人民对这位城市英雄深深的追念。

  墓碑上,镌刻着一个值得缅怀的名字:刘在传。

  青山忠骨,庄严肃穆;苍松翠柏,如墨如黛。凝绿刚毅的松柏盘地而起,贮满沉思,束拢成长矛似的尖顶,带着一种神圣,刺向云天……

  店小二

  【“我来公用局,脑门上

  就刻了四个字:为民服务”】

  刘在传的平民情结特别重。

  家里用煤气罐生火做饭的市民大多记得,2005年4月30日起,市煤气公司“蓝光热线”公开新的服务承诺:二环路以内预约送气时间由原来的8小时缩短到3小时。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变化,破解了30万户居民全天用气不间断的难题。

  最初提出并力主修改这个承诺的,就是刘在传。

  2004年3月1日,刘在传调任市政公用事业局党委书记局长。这个局掌管着城区道路整修、供水、供热、供气、公交、路灯等,堪称“城市大后勤”。

  上任后全系统第一次领导干部大会上,刘在传语气凝重:“市政公用行业是代表政府为百姓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的,坚决不允许有这霸、那霸!我来公用局,脑门上就刻了四个字——为民服务。我和大家都是‘店小二’,照顾好老百姓是应该的,有委屈就得自己承担!”

  会后,刘在传主导的“心系老百姓,服务创一流”活动被确定为当年全行业工作主题。

  从此,刘在传养成一个工作习惯,每天再忙也要翻报纸、看电视,哪里停水了、哪里下水道堵了、哪里煤气漏了、哪里路灯不亮了……他会立即把相关报道签转或电告责任单位,要求尽快落实处理。“城里百姓几百万,一座楼停了水、停了气,整个城市照常运转。但对于这个楼里的住户来讲,那就是头等大事,就是天大的事。”

  天下大事必做于细。刘在传是个细心人,更时时处处要求下属细心做事。“咱们干的是24小时瞪着眼忙活也不一定让所有百姓都满意的工作,但是只要我们用心服务、细心服务,就会少挨老百姓骂、不挨老百姓骂。”

  记得那一天,他途经二环东路时发现路面坑槽较多,就立即给市道桥管理处负责人打电话,要求尽快筹资修补路面。事后他两次督办,损坏的路面很快填平。

  记得那一天,他上班路上发现山大路与山大北路交叉口一处井盖污水外溢,第一时间电告相关单位负责人立刻查清原因,彻底根治。市水质净化一厂迅速协调当地市政部门改装为大管径管道,连夜施工。三天后,污水不见了。

  记得那一天,他发现顺河高架路两侧护栏灰头土脸,煞是难看,马上给市道桥管理处打电话,要求拿出长效清洁办法。不久,道桥管理处派专人长年负责护栏清洗管护,每天上桥擦拭,一周循环清洗一遍,护栏焕然一新。

  公用公用,公为民所用。刘在传身体力行着“店小二”理念,只要与百姓有关的事,总是冲在最前面。2004年第一场大雪,他早上7点多就赶到开发区热力公司,调度解决东部供热难题;供水集团计划三年完成城区19个低水压片区改造,他第一个到会场主持研究改造方案;国家行业标准要求城市街道路灯亮灯率、路灯设施完好率、事故处理及时率保持95%,而他要求这三项标准全部达到100%……

  做官先做人,万事民为先。刘在传曾当着下属单位负责人的面说:“我们吃着共产党的饭,坐着共产党的车,不为老百姓服好务,对不住自己的良心啊!”

  领头羊

  【“没有作为就没有地位,让老百姓满意就是有作为!”】

  “没有发展就没有出路,没有作为就没有地位。怎么作为?让老百姓满意就是有作为!”这,几乎成了刘在传的口头禅。

  往昔,济南城区道路改造施工现场常不设围挡,尘土飞扬,施工单位很少考虑对百姓和沿线单位出行的影响。

  如今,城市建设迭起高潮,城区主次干道三年内要全部改造,市政公用局承担着大部分改造重任。刘在传意识到:现时道路施工监理机制已臻完善,工程质量有可靠保障,文明施工成为重中之重。每次道路改造调度会,他都向施工单位宣讲他的思路:“修路是好事,好事要办好,施工不能让百姓反感,要给他们提供尽可能的方便。”

  历经一年多探索,纬二路和英雄山路改造施工成为文明示范工地:道路施工段两端和道口都设交通安全警示标志,施工区域与非施工区域设置围挡全封闭,围挡比自家的外墙还干净;施工错时运行,让路于民,渣土连夜覆盖清运,保持路面清洁;开挖施工采用雷达探测仪摸清地下管线走向,“扒路军”没了用武之地。

  “在传局长把文明施工提到第一高度,彻底颠覆了长期以来城区道路施工的管理模式,百姓反响很好。”一名从事城建工作20多年的“老市政”如此评价。

  敢于做前人没做过的事,需要勇气和信心。2005年前,包括护城河在内,济南城区河道污染严重,水臭难闻。市政府与有关部门连续签了数年环保责任状,想把城区河道治理好,可每年列出的800万元河道截污预算资金,竟没一个部门敢花出去。

  现实明摆着:城区排污设施维护经费不足,历史欠账多,大多数排污管道与雨水管道混流,排污管线几乎没任何基础资料,谁也说不清排污管线分布详情。河道截污,谈何容易?这是块地地道道的烫手山芋。

  2004年下半年,刘在传向市政府主动请缨,首先治理护城河。根据前期的调查设计,他果断拍板:将明湖路以南4050米河段列为一期截污工程,明湖路以北河段建议结合大明湖公园改造作为二期工程一并实施。

  一期工程2005年9月完工。截污后,环城公园碧波荡漾,游人大增,成为展示泉城景观的生态长廊。6条城区河道也已列入今明两年截污目标。

  “如果我们不能很好地履行职责,承担不起市委市政府交办的任务,老是让老百姓不满意、骂娘、怨政府,市政公用局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来市政公用局两年多,刘在传一年确立一个工作主题:2004年——心系老百姓,服务创一流;2005年——亲情服务,贴心服务;2006年——规范服务,达标服务,创服务品牌。他先后两次提出修订市政公用行业服务承诺标准并付诸实施,修订后的标准全部高于国家标准。

  是他,主导市政公用行业改革,广泛招商,引进香港中华煤气、百江燃气等一批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两年累计利用外资4653万美元,引来内资4.9亿元。

  是他,力推建成城市路灯集中控制系统和城市防汛监控系统,城区路灯从此可以随时控制开关,市区主要干道地下管线井盖和排水实现全天候在线监测。

  还是他,按照市委市政府整治背街小巷的总体部署,他积极组织实施路灯整治,让百姓夜晚出门不再摸黑。家住槐荫区中大槐树的一名七旬老人说起此事,连声叫好:“我在这生活了50多年,家门口的路灯终于亮了。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在传局长与妻子有个不成文协议,如有人到家里送钱送物,“怎么收的你怎么退回去”。一次,一名老部下登门造访,见刘在传不在家,留下礼物想走。妻子施红拽住他退礼,来人死活不肯。推让间,施红急了:“我和老刘感情很好,他要是知道这事,我俩肯定吵嘴打架,你这不是成心害我吗?”

  病重住院期间,他多次向妻子交代:医药费要省着花,不该花的坚决不花;他到河道截污现场办公到了午后,自觉进食堂与职工一起排队买饭;几家施工单位多次邀他赴宴,他从来没有答应;他出差外出一向不让人接送,就连与他工作联系最为频繁的局办公室主任也从没进过他的家门。

  病危中的刘在传仍然念念不忘工作。市委书记姜大明到病房看望时,他在感激之余竟是满脸的愧疚:“书记,真对不起,我没有完成任务。如果能再给我一年时间,我一定让城区道路全都变个样!”

  老黄牛

  【“他们对我的评价多高啊,

  我就愿做这样一头老黄牛!”】

  2006年5月29日清晨,一辆青纱挽幛的灵车驶出济南市殡仪馆。

  灵车一路走过纬六路道桥、经七路、泺源大街、经十东路、旅游路、东区一号路、工业南路……

  这些道路正是刘在传生前战斗和工作过的地方,这里的每一处工地都留下他的脚印。这一次,是刘在传最后一次“察看”他所负责修建的道路。

  灵车终点是历城区烈士山劳动人民安息园。遵照他的遗愿,刘在传被安葬在这片他曾奋斗多年的热土上。

  生命之光或明或暗,最是那分外耀眼的瞬间,绚烂如夏花,燃烧成永恒。

  1983年7月,大学毕业的刘在传成为济南市第一批组织部选调大学生,分配到当时的市郊区洪楼镇工作。工作勤恳、表现出色的刘在传很快得到重用,历任镇党委秘书、副镇长;郊区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历城区王舍人镇党委书记

  1998年以后,刘在传先后出任历城区建委党总支书记、主任和历城区副区长、区委副书记,主要分管城建工作。

  那时,在女儿小冰清的眼里,爸爸就像一个“刚果人”。由于整天在工地上指挥施工,刘在传被晒成“黑人”。

  将军广场和将军花园小区工程,他奔波忙碌;洪楼广场规划建设,他指挥协调;工业北路拓宽、花园路升级,他倾注心力;临港开发区南区建设,南全福、七里堡旧村改造,东风组团开发,浸透他的汗水和心血。

  妻子施红最了解刘在传对道路工程的痴爱。2003年调离历城区的时候,刘在传开车拉着妻子和女儿,指着他干过的每一条道路,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看着这些路,就像看到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2003年,刘在传调任市建委副主任,随即出任东区工程建设指挥部副指挥,具体承担东区各项工程的组织实施。

  现任东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张伦告诉记者,当时东区要开工包括旅游路、1号路、2号路在内的14条道路,几乎每条路都要在山野村庄里新开硬辟,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施工难度相当大。当时,刘在传兼任施工组组长。

  在张伦的记忆里,那时到办公室里找不到刘在传。刘在传在历城区工作多年,东区建设涉及的各个村庄的概况、地理环境、风土人情,他都了如指掌。道路开工建设后,他每天都靠在工地上,步行勘察,现场调度。

  东区建设任务重,工程量大,几乎所有工作人员都没有休过节假日,刘在传也不例外。张伦说,平时温文尔雅的刘在传抓工程翻脸不认人,为了工程质量和进度,他瞪过眼,拍过桌子,就差骂娘了。

  干工程的都知道,修路最怕下雨,耽误工期不说,一场大雨常常会冲塌路基。妻子施红清楚地记得,在东区那段时间,每逢下雨,刘在传在家都会念叨:“老天爷啊,你别再下了,你这样耽误我干活啊!”

  2004年3月,刘在传调任市政公用事业局局长。临行前,东区指挥部的全体同事买了一件“垦荒牛”工艺品送给他。张伦回忆说,刘在传为人正直,为公廉洁,给他选礼物大家很是费了心思,最后觉得这头“垦荒牛”最适合他。

  对这个普通的礼物,刘在传爱不释手。他把“垦荒牛”带回家,对妻子说:“看,这是东区同事们送的,这比送我什么都强!他们对我的评价多高啊,我就愿做这样一头老黄牛!”

  2006年3月22日,纬二路、英雄山路、二七南路和建设路同时开工改造。这一天,因病痛已行动不便的刘在传为便于工作,在离家最近的山东百江燃气公司办公楼一楼要了一间临时办公室。

  百江燃气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建军记得,在传局长生前来这里办过三次公,有一次,他虚弱得连楼都上不去,是让人扶到了三楼会议室。

  市政公用局副局长宋永祥同样记得,在传局长曾连续几天到这间临时办公室召集有关单位研究道路施工组织方案,每次会都开到午后,期间他总是坐一会儿再起身站一会儿,表情十分痛苦。

  2006年4月1日,刘在传了解到英雄山路、纬二路改造因施工现场管理规范受到市政府表彰,提出非要到工地上看看不可。那时的病情已不允许他过量活动,因为稍有闪失就会引发内脏大出血。妻子施红苦苦相劝:“老刘,你不要命了!今天是周六,在家休息吧!”他,拒绝了。

  这天上午,刘在传沿着英雄山路行至纬二路,看到施工有序、现场整洁,心情非常好,对随行同事说:“文明施工确实达到一定水平,干得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无论在历城区还是在东区,刘在传到过工地无数次,没想到这竟是他最后一次察看他熟悉和钟爱的建设工程,那句饱含激励的话语竟成工地绝唱。

  2006年5月4日,倾盆大雨,夜袭泉城。听着窗外雨声,病床上的刘在传焦躁不安,他对身边的护士说:“如果今天不是躺在这儿,我应该到了防汛指挥部,到了积水严重的道路排水现场。”

  次日一大早,刘在传就打电话询问历山路、生产路等几座铁道立交桥的排水情况,指示有关单位及时派人到低洼积水路段劝阻行人车辆;雨后道路施工现场还会冲出不少垃圾,要组织人力赶紧清理……

  生命不息,工作不止。临终前,刘在传还在惦记着局里承担的重点工程,他把两位分管副局长叫到病床前,声若游丝、断断续续地嘱咐道:“今年市里确定的……道路改造和河道截污工程,一定要……按期完工……”

  真汉子

  【“我宁肯死在工作岗位上,

  也不愿死在病床上。”】

  2006年5月2日,山东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消化内科病房。

  一份病危通知书送到了病人“安康”的家属施红女士手中。主任医生郭建强对施红说:“他的日子不多了,不能再瞒下去了,你该向组织汇报实情。”直到此时,病房里的所有医生、护士才真正知道了这位名叫“安康”的肝癌晚期病人的真实身份。

  也是此时,市政公用局上下才知道,一直说自己腰不好的在传局长,原来得的是绝症!

  一名局机关干部回忆道:“平时开会刘局长坐立不定,经常手撑着腰,都以为他犯的是腰疼的老毛病,现在回想起来全对上号了。肝癌多疼啊,真不知刘局长是怎么挺过来的!”

  2005年10月,全国糖酒会在济南召开。此前,刘在传一直盯在解放路东首与二环东路交叉口的道路翻修现场指挥突击施工。他手顶着腰,脸色苍白,忍痛坚持。

  也正是那个时候,妻子施红发现了丈夫的异常。那天晚上,刘在传下班回家后,表情十分沉重,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面对妻子关切地询问,他只是摇头说“没事儿”。

  其实,刘在传就在那天被查出肝癌!

  2005年11月7日晚,刘在传回到家,平静地告诉妻子:“明天我要做个手术,切除个血管瘤。”施红惊呆了。这太突然了。她隐约感到丈夫的病情不会如此简单。施红不同意匆忙手术,建议去北京、上海的大医院好好诊治。刘在传淡淡地说:“这个病没那么严重,做完手术就好了。”

  第二天,在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刘在传拉着妻子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夫妻二人久久对视,竟无语凝噎。他眼神中的那份情感,施红读得懂——那是依依不舍的留恋,那是难以割舍的眷恋!

  事实上,那是一次肝切除手术!简单休养后,刘在传又返回工作岗位。而此时,施红依旧不知丈夫的真实病情,而在她面前,手术前的那个“工作狂”刘在传又回来了。

  今年3月15日,刘在传的CT检查结果表明:肝癌细胞已经肺转移,处于肝癌晚期!

  此讯不啻一声惊雷,施红顿觉“天塌下来了”。她跑到卫生间里放声痛哭。此时的刘在传依然平静如水,常常带着微笑,反劝妻子“要坚强、勇敢一点儿”。

  这段时间的治疗,刘在传坚持不住院,继续对外隐瞒自己的病情。在济南治疗期间,刘在传一直是用着“安康”的假名,而妻子施红也是和普通病号一样在医院里跑上跑下。

  时间一长,施红有点受不了了,恳求丈夫找找朋友、同事帮忙,别再自己扛了。刘在传道:“我大小是个官儿,想想那些普通市民,哪一个看病不是排队!老百姓比咱还难呐!”

  病情被严密“封锁”,刘在传依然坚持工作。化疗之后,每天下午他就会发高烧,根本说不出话,刘在传只好上半天班;只要病情稍有缓解,他就会打开手机,了解工作进展……

  施红百思不得其解,她不明白丈夫为什么这时候还如此拼命,一次次试图说服他安心治疗,但丈夫的回答让她放弃了自己的努力:“不工作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宁肯死在工作岗位上,也不愿死在病床上。”妻子发现,只要一上班,刘在传的心情就特别好,吃饭也香。对他来说,工作是件最幸福的事。

  刘在传的病情一天天恶化。4月20日,终于抗击不了病魔的打击,他住进了山东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有点儿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肝癌是最疼痛的病症,许多病人是疼死的,但刘在传的坚忍让人无不动容。施红说,第一次肝切除手术以后,丈夫就一直忍受着疼痛的煎熬,但在她面前,他不喊一声痛。疼痛的时候,他总是紧咬牙关,闭着双眼,脸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淌。病痛最剧烈时,一天要汗湿三床被褥。

  在医生、护士眼里,这位一度化名叫“安康”的病人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坚强。山东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消化内科护士长赵延英说,刘在传很少因为自己的疼痛而叫护士,也没有提出过多要求,相反每次面对护士的精心护理,他总是不忘道一声“谢谢”。

  面对刘在传,小孙和小李两名护士感动极了:“我们从来没见过意志这么坚强的人。”

  无情未必真豪杰。

  市公交总公司35路车原调度员姬光玉第一次见局长,竟是他落泪的样子。

  2004年7月的一天,酷暑难耐。刘在传赴一线慰问公交职工。在35路车站房,他巧遇刚刚下车的女司机汪智芳。因中暑,她的头上捂着裹有冰块的毛巾,一口气喝了四瓶藿香正气水。目睹此景,刘在传禁不住簌然泪下:“大伙儿太不容易了!”他转身对公交公司总经理薛兴海说:“天太热,他们路上又不敢多喝水。我建议给司机们供应冰牛奶,既能解暑又能保证营养,还能减少上厕所的次数。”

  病魔面前,刘在传的意志胜似钢铁,但面对自己的员工,他呈现出心底最柔软的情愫。这是何等的铁骨柔情!

【编辑:轩雕文 】

《选调生》杂志|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招聘英才| 选调生广场| 投稿本网| 意见反馈| 网站声明| 网站地图
ICP备案编号:陕ICP备18010118号 | 选调生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2019 cnxd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选调生网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党建先锋网
  • 中国青年网
  • 选村品
  • 选调生网
  • 陕西法制网
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