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调生网
  《选调生的扶贫故事》获奖名单  • 穷人没有性生活  • 涉案3.17亿的街道书记,每天躺在百万元现金上睡觉  • 内蒙古党委常委班子再添一员:自治区副主席段志强履新  • 中候补、甘肃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马廷礼,已兼任省政协党组副书记  • 情人直接在工作群里举报领导!纪委介入!  • 数据告诉你,女领导干部也很厉害     
2018选调生十大新闻 选调生与村官衔接 选调生标志入选面试题 《选调生》杂志创刊 2017选调生十大新闻 2016选调生十大新闻 2015选调生十大新闻 2014选调生十大新闻
   
首个选调生微信开通 选调生网网友口碑 我是怎样考上选调生的 选调生网两周年专题 《选调生》登国家好书榜 《选调生》在线订购 《选调生》在线读刊 赞助网站虚位以待
《决策》报道选调生网 | 国家级媒体刊发《为您讲述选调生网的故事》 | 选调生网出版《青春在基层绽放 全国青年选调生作品选编》 | 选调生网出版《青春因选调而美丽 全国选调生理论与实践文集》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小说)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风 2014-06-19 13:20 浏览量: 打印本页 条评论


     “差一点,你就变成了我的吕梦闪。”沈风看着安乐的眼睛说道。安乐却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苦笑了一下说,“其实,我早已变成了你的吕梦闪。”

 

沈风刚走进西安火车站的一号售票大厅,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大厅门内的那个女孩。女孩的目光是那么熟悉,就像是冬天早晨温暖的阳光。

沈风停下脚步站在不远处继续看这个女孩,那眼睛,那嘴巴,那长发,总感觉有小时候那谁的味道。谁呢?沈风想,安乐,对,就是安乐。当这个名字从喉咙和脑海中自然喷出的时候,沈风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可是,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就是安乐吗?沈风在心里点了点头又很快摇了摇头。

只不过是长得像罢了,怎么可能是安乐呢?沈风想。

安乐已经17年没联系了,安乐不是被人贩子拐卖了吗?安乐不是失踪了吗?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呢?

但是,如果说绝对不是安乐,沈风也不敢打包票,毕竟17年没见面了。17年啊,谁还会记得谁。17年啊,当初的小孩已经被岁月催熟,变得面目全非。

 

沈风这样想着的时候又看了一眼这个女孩,看到已经有一个男孩拿了火车票过来给这个女孩,两人正在说着什么。

沈风想,这男孩应该是女孩的男朋友或老公吧。管他呢,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这世上长得像的人那么多,自己应该是认错人了吧,或者是又想起那个叫安乐的小女孩了吧。

算了,不想了,还是先去买自己的火车票吧。

“一张渭南,沈风对窗口里的售票员说道。很快,他就买到了一张票,无座。

 

沈风拿着这张车票再次走到售票大厅门口的时候,门口已经没有了那女孩。沈风的心里不免有几分失落。他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和那女孩说话,说不准真的就是安乐呢。

但是,这种沮丧的心情很快就缓解了一些。因为沈风想到,既然女孩刚买了车票,现在肯定是去了候车室。只要还没有检票,他还是有机会再见到那女孩的。

沈风飞快的走向候车室,因为没有带行李,安检也很快。

沈风快速的穿梭于各个候车室。第一候车室,没有。第二候车室,没有。第三候车室,没有。第四候车室,没有。夹层候车室,还是没有。沈风有点绝望了。

女孩去哪里了?她到底是不是安乐?她买的车票是今天的吗?这些问题现在就像一团乱麻纠缠着沈风。

怎么办呢?既然候车室里没人,那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女孩根本没进候车室,另一种就是女孩已经检票到了站台甚至上了火车。

沈风来不及多想,用最快的速度跑出去买了一张站台票。票是买到了,可是正在检票的有三四趟列车呢,那女孩到底坐的哪一趟呢?

管他呢,听天由命吧,沈风选择了排队检票队伍最短的那一趟车,拿着站台票跟着别人进了站。

一过检票口,沈风又飞奔了起来。

很快就到了站台,大多数旅客已经上了火车,站台上的人并不多。找了一遍,依然没发现女孩的影子。沈风绝望的快哭了,却苦笑着告诉自己,这或许就是命运和缘分吧。

但沈风并没有放弃,他急中生智帮一个拿了许多行李的人送行李上车。列车员还以为他是来送那个人的,在车下不停喊:送行的旅客,请尽快下车。

那天车上人并不多,沈风上的是4号车厢,他一上车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寻找之中。4号车厢,没有。3号车厢,没有。当他走进2号车厢的时候,一下子就在众人中发现了那个女孩。他好想冲上去喊一声“安乐”,但是他没有。

我该怎么说呢,我说什么呀?沈风还在犯难。这时候广播里已经传出:列车马上就要启动了,请送亲友的旅客抓紧时间下车,站台上还没上车的旅客请抓紧时间上车。

沈风略作犹豫,就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快速走到那个女孩的座位旁边,轻轻拍了一下女孩的肩膀,将名片塞进女孩手中,头也不回的下了火车。

沈风没有回头看女孩的反应,也没有听到她说什么。他只记得自己刚跳下火车,那火车就启动了。

  

沈风出了站又带着自己的火车票走进了候车室。沈风看了看表,离开车还有一个小时。就静静的期待刚才那个女孩和自己联系。

如果那女孩是安乐,就一定会记得自己,就一定会和自己联系。如果不是安乐,人家肯定以为自己遇到神经病了,那名片很有可能已经被扔进垃圾箱了。沈风一边分析一边等着电话响,哪怕来个短信也好。

可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沈风还是没有收到来自那个女孩的任何信息。

看来真是认错人了,沈风想,但思绪还是回到了17年前,想起了那个叫安乐的小姑娘。

 

 

17年前,高塘小学,沈风13岁,安乐12岁。

沈风读六年级,安乐也读六年级。

沈风语文第一名,安乐数学第一名。

沈风是班长,安乐是学习委员。

这样的两个人,那时候好像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可是,一开始是怎么开始的,到最后又是怎么结束的,沈风好像已经记不起来了。

他只记得,安乐那时候给他写过一封短信说有许多心里话想对自己说。

他只记得,那时候教室门口的砖墙上曾被恶作剧的同学刻了“沈风爱安乐”的字样。

他只记得,自己那时候也是喜欢安乐的。有一次下雨,安乐主动送伞给他,自己就在心里欣喜的想,果然是爱在雨季。从此特别喜欢《爱在雨季》这首歌,到现在没事的时候还能哼上几句:

有多少真情藏在心里

从来不愿说出去

······

 也许会有一个雨季

我在寂寞中遇见了你

就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

他只记得,自己也曾用心的写过一封长信,信是写给安乐的。可没有给安乐,自己写好后又烧毁了。

他只记得,小学一毕业安乐全家就去了南方,听说她在那边读了初中。从此大家就失去了联系。

后来,在小学的同学圈子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消息:安乐被人贩子拐卖了,人失踪了,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据说这个消息是沈风的一个同学去南方打工的时候从认识安乐的人那里听到的。

 

这个消息流传的很广,同学们没有任何怀疑。

沈风也相信了。

他一想起这件事就难受。一想起这事心里就揪心的疼。

有时候,他还会和特别好的朋友提起,我小学时有个特别喜欢的女孩子,后来被人贩子拐去了。真希望她还活着。

 

 

沈风那张名片发出去一个星期之后,他的腾讯微博突然有陌生人发私信说,我是安乐。

沈风真是吃了一大惊,随即就说,你真的是安乐吗?你还活着啊,知道你还活着我就放心了。

对方发信息说,是我,你这是什么话?

沈风说,同学们说你被人贩子拐卖了,我难受了很久呢。

安乐说,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被人卖了。

沈风又说,你还记得我吗?为什么给你名片这么久你才和我联系?

安乐说,一直记得,从未忘记。这几天我家宝宝生病住院了,今天才出院,才有时间和你联系。

沈风说,你喜欢我吗?

安乐说,要说那时候,还真是有点喜欢,那你喜欢我吗?

沈风说,那时候喜欢。

安乐有点小激动的说,我终于知道自己当初不是单相思了。

两个17年没见的朋友,刚一联系上却说个没完,好像大家一直联系着一样。

 

沈风和安乐约好在那一年的六一儿童节在他们的母校高塘小学见面。那一天的风特别舒服,树叶很绿了,蝉儿也开始鸣叫了。他们说好11点在母校的花坛前见面,如果过了12点,只要有其中一个人没去,这一辈子就不要再见面了。

那一天安乐特别打扮了一番,但是她突然觉得见面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她就一直纠结到底要不要去。

高塘小学其实离安乐现在住的地方坐汽车也就1个小时,安乐已经走到汽车站了,已经买了车票,可最终她没有上车。

11点的时候,安乐收到了沈风发来的短信:差一点,你就变成我的吕梦闪了。安乐知道,吕梦闪是沈风小说中的人物,讲的是男主人公在飞机上邂逅一个女孩,虽然聊得很好,但彼此却没有留联系方式和姓名。后来男主人公给这个女孩取名吕梦闪。

安乐想,沈风应该是去母校了,但是去与不去又有什么区别呢?又有什么意义呢?安乐想着就给沈风回了一条信息:其实,我早已变成你的吕梦闪了。

沈风果然等到了12点,可是安乐并没有来。沈风继续等,等到了夜里12点,安乐自然更不会来。

沈风和衣躺在花坛边睡着了,风是香的,花儿也是香的,睡梦中她听到有女子低声吟唱: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你记得吗

记得那是一个春天  在小学校园

我欢笑 弥漫了整个童年

你回眸  情窦初开在瞬间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你记得吗

记得那是一个夏天  在西安火车站

你微笑  像盛开的莲

我寻思   你是我梦中的柳畔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我还记得 你却忘了

你还记得  我却忘了

你都忘了   我也忘了

 

第二天,当太阳再次照进花坛,薄雾渐退的瞬间,沈风还没有醒。他的衣服和花坛里的泥土,都湿了一大片。
           
           后记: 2014年继《七年之痒》后的另一篇短篇小说,写的和上一篇一样烂,平凹老师说,文如足球,臭也得踢。水平所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要对号入座。今年我整个人懒得出奇,写的少,还不咋样好看,喜欢看的,就凑合看吧。

 

作者简介:王风,男,青年作家,西部网络作家协会会员,2011届陕西省省委组织部选调生,现供职于陕西省华县高塘镇政府。其文笔风趣幽默,大胆泼辣又不失温润细腻,有中短篇小说、散文随笔和新闻作品百余篇发表在各类纸媒和网络媒体,代表作品有《不想长大不想生娃》《短信劫》系列等。
 


     ① 如果你未注册选调生网,想咨询或深入了解  请加:选调生网cnxds.com交流QQ群  163682182 选调生网cnxds.com交流群
     ② 如果你已注册选调生网,想与更多会员交流  请加:选调生网实名制会员千人QQ群 240338586 选调生网实名制会员群
     ③ 如果你是在职选调生,想与全国选调生交流  请加:全国选调生实名制两千人QQ群 452067051 全国选调生实名制群①
     ④ 如果你备考选调生,想与全国考生经验交流  请加:全国2019选调生考试交流QQ群 529322066 2018选调生考试交流
     ⑤ 如果你愿参与“选村品”农村电商扶贫项目  请加:全国特产直供中心会员QQ群 453717846 全国特产直供中心会员
     

    TAG 关键字: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登高望月等诗三首

         登高望月 苍穹一身白 望月一线天 壮志一心酬 晚辈何等闲 诗词简介: 本诗著于 2018年九九重阳节,登高望月,一览秋色之际,望班玛县红军沟内外,雪天一色,唯有党旗飘飘,仿若指引新时代新青年紧跟党...[详情]

    免责声明:
        凡选调生网所载文/图等稿件,本网站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按照国家法律要求严格审核用户评论,拒绝地区歧视,本站审核的评论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或观点。
        用户因发布的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未经授权转载、摘编本网站发布的原创内容引发的版权、署名权争议,由擅自转载或摘编人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如果选调生网发布或涉及的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本网站详细声明及联系方式见底部“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更多» 选调生文集

    • 选调生网
    •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党建先锋网
    • 中国青年网
    • 选村品
    • 选调生网
    • 陕西法制网
    特别推荐